MENUMENU
十一月 172011
 

編按:「沃爾克規則」(Volcker Rule),是美國針對監管華爾街所公佈的議案,主要對金融機構作出限制,特別是銀行的坐盤交易及自營交易的法則。

文章轉自環球企業家vol.201121

王曉潔/文

變革的時候到了。

雷曼兄弟危機發生三年後,美國的金融機構終於開始切切實實地感受到監管的壓力—受“沃爾克規則”(Volcker Rule)的影響,美國第一大商業銀行美國銀行在今年夏天關閉了自營交易平台,也就是暫停了以銀行自有資本進行交易。這直接導致第三季度固定收益業務比較去年同期下挫90%。

“規則的核心就是通過限制銀行的投資範圍,控制銀行的風險。”在美國華爾街從事投資管理多年的梁小濱告訴環球企業家記者。在美國,銀行享受監管機構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(FDIC)的擔保,而提出該規則的美聯儲前主席、現任奧巴馬政府經濟復甦顧問委員會主席的保羅·沃爾克認為,受政府擔保的銀行不僅可以隨便“賭博”,還享受“荒唐”的公共補貼—來自納稅人的隱形支撐。

自去年7月獲得通過後,“沃爾克規則”備受爭議,今年10月11日,“沃爾克規則”正式面向公衆求意見,新規將於明年7月21日正式實施。

在此“緊箍咒”之下,銀行只好忍痛割愛,紛紛剝離自營交易業務、縮減對沖基金和私募股權的持有量。目前,美國銀行、高盛、摩根大通都已經對外宣佈剝離了自營業務,而摩根士丹利則預計在明年底完成剝離。花旗銀行的首席財務官John Gerspach近日聲稱,已將自營交易團隊Equity Principal Strategies的規模縮減三分之二。

不過,聰明的銀行家們完全懂得如何將天平推向有利於自己的一方,在華爾街,一場監管拉鋸戰正在緊張進行。

接盤者

這項規則之所以不受銀行的歡迎,是因為它大大影響了銀行的財路—按照此規則,銀行的所有交易都必須是以服務客戶為目的,即做市交易;不能進行自營交易,在投資對沖基金和私募股權方面也受到限制,不得超過一級資本的3%。而這些被禁止和限制的交易卻恰恰是銀行的盈利法寶。

金融諮詢公司Sanford C. Bernstein & Co。的分析師Brad Hintz表示,沃爾克規則的實施將使得華爾街的固定收益業務損失25%的收入,削減18%的利潤率。

在“沃爾克規則”大旗之下,銀行只好選擇無奈之舉。

自去年7月規則通過後,高盛便宣佈解散自營交易部門Principal Strategies,原先的明星交易員Morgan Tse帶領12名公司成員在香港創立了新的對沖基金,另外9名交易員則在去年加入了私募股權基金巨頭KKR。

此前高盛的盈利明星、自營交易平台Global Macro Proprietary Trading也在今年2月被關閉,這個部門在去年為公司貢獻了137億美元的收入,占總收入的35%;原先的負責人Pierre Henri Flamand離開公司後創立了自己的對沖基金。

據摩根大通的分析師Kian Abouhossein預計,高盛將在新規實施後每年損失37億美元的收入與15億美元的利潤。

另一家與高盛一樣的投行巨擘,在危機中為了獲得政府擔保而從證券公司“變身”銀行的摩根士坦利則選擇剝離相關資産出售。今年3月,公司將旗下對沖基金FrontPoint的大部分股權出售給了原部門的員工,自己只持有不到3%的股權,完成了資産剝離。

摩根士丹利還試圖在剝離相關業務的同時,對部門進行重組。去年1月份,公司與員工達成一致,將在2012年底前剝離最大的自營交易部門Process Driven Trading(PDT),從1993年成立以來一直到2007年金融危機之前,PDT一直都為公司創造近四分之一的收入。摩根士丹利與員工達成協議,員工將從公司獲得大部分資産,用於組建一家獨立的金融諮詢機構 PDT Partners,主業是為客戶開發電子交易平台。

摩根大通在出售相關業務的同時,也在計劃重組部門,轉移業務重點。今年2月,公司任命了全球新興市場部門Mike Stewart領導公司的自營交易部門,計劃加大對新興市場的投資。

博弈

沃爾克規則自去年1月公佈以來,美國的銀行家們一直都在竭力爭取規則的改變。

目前,銀行家們已經取得了實質性的初步成果。現在的沃爾克規則允許銀行用3%的一級資本投資對沖基金和私募股權,而此前,這類活動是被完全禁止的。據路透社報道,紐約梅隆銀行、美國道富銀行和北美信托銀行是最積極的遊說者,對規則的改變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

銀行家們反對沃爾克規則並不令人吃驚,但監管者的反對態度就有些讓人匪夷所思了。美國貨幣監理署(OCC)和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(CFTC)在沃爾克規則的制定中,並不像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(FDIC)、美聯儲和證券交易委員會(SEC)那樣在規則的制定過程中扮演核心角色。他們對新規的態度異常扭捏。據路透社10月16日報道,FDIC認為沃爾克規則應該要求銀行高管為法規的執行效果負責,而OCC則堅決反對這一點。

但無論如何,OCC最終對此表示贊同,但CFTC如今仍然保持沉默,這也是唯一一家迄今沒有對11日公佈的草案進行投票的美國金融監管機構,其理由是法案的實施缺乏成本收益比率的合理測算。按照沃爾克規則草案中對成本的估算,單是美聯儲一個部門,預計一年就會耗費628萬小時的監管工作。

“很奇怪,過去對這種問題的解決都是一個協商的方案,(現在)好像我們都必須這樣做。” CFTC主席Gary Gensler近日表示。據路透社報道,CFTC是想觀察政策走向,再做決定。

在華爾街從事投資工作、同時為網站寫專欄的David Dayan 認為,CFTC的傲慢,是銀行家積極遊說的結果。

美國領先交易公司(Advanced Trading Co)是對沖基金遊說集團裡的活躍者,一名負責人曾在今年6月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示,他經常和CFTC的員工交流,為其出謀劃策。他們的遊說策略之一就是攻擊新法案的監管成本過高,希望藉此拖延規則的實施。

“銀行慣用的技倆,就是努力地弱化規則(沃爾克規則),從最軟的口子切入。”David Dayan在10月17日的評論中寫道。(全文閱讀

 Posted by at 08:45: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