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月 162015
 
18歲遇見80歲

當時年僅18歲的我,有一個晚上去聽偉大的義大利作曲家威爾第(Giuseppe Verdi)的收筆之作《福斯塔夫》(Falstaff)。該劇如今成為威爾第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,但那時很少上演,因為歌手和觀眾都認為它難度太大。

 Posted by at 09:59:27
十二月 292014
 
組織是一種工具

組織以其任務來定義。實際上,組織只有將注意力集中在某項任務上,才能發揮效率。無論是企業、工會、學校、醫院、社區服務機構或教會,分散經營會摧毀組織的績效。交響樂團不會嘗試去治病,只負責演奏。醫院負責照顧病人,但不會嘗試演奏貝多芬。

 Posted by at 09:00:39
十一月 172014
 
我差點成了音樂家

孩提時期的德魯克(Peter F. Drucker)受過良好的音樂教育,那個時代的維也納是個音樂之都。他聽過很多偉大的歌劇,碰過影響自己一生的老年作曲家,甚至曾經跟隨最優秀的現代作曲家之一,奧地利的安東 .書伯恩學習過作曲。德魯克親口說過:「我差點成了音樂家!」

 Posted by at 09:00:23
十一月 012014
 
序:從音樂世界走到管理世界

2008年秋天,與彼得.德魯克(Peter F. Drucker)深交共事幾十年的Joseph A. Maciariello首次訪港,介紹他的新著作 Management (Revised Edition),當時有機會接待他幾天。一日在路上閒聊,他問我:「你未來有甚麼計劃?」心中只想到兩個關鍵詞:平民化、普及化。當時,我心中所想到的是,德魯克先生所遺留下來的管理學說,如何可以讓社會上更多朋友,以不同的方式,與德魯克先生的學說來個碰撞!於是傳播德魯克就變成個人使命。

 Posted by at 09:00:17